您的位置:首頁 > 宜賓法學 >
企業能否通過轉讓取得員工人身保險的索賠請求權
www.wsrvyy.icu 】 【 2019-12-30 16:45:04 】 【 來源:宜賓長安網 】

  一、案情簡介

  

  2017年3月22日,原告某實業有限公司與宜賓市某供電服務有限公司簽訂《2016年第三批中心村、基井通電工程2標段勞務分包合同》,約定宜賓市某供電服務有限公司將該工程的勞務作業分包給原告。2017年5月8日,原告某實業有限公司(投保人)就上述項目與被告某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保險人)簽訂《建筑工程團體意外傷害保險》及《附加建筑工程意外傷害團體醫療保險》,合同載明保險金額分別為300000元/人、30000元/人,被保險人人數均為1000人。保險期間自2017年5月9日零時起至2017年10月5日二十四時止。保險期內,原告的員工王某某在原告分包的上述項目的工程范圍內架線時受傷,被送往醫院救治,經參照《人身保險傷殘評定標準》鑒定為九級傷殘,宜賓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認定王某某受到的事故傷害為工傷。2018年4月12日,原告(甲方)與王某某(乙方)簽訂《保險金請求權轉讓協議書》,約定甲方在保險公司投保的《建筑工程團體意外傷害保險》,乙方自愿將上述保單下被保險人(王某某)在本次意外傷害事故中對應的全部保險金的請求權轉讓給甲方,由甲方向保險公司申請理賠或者由甲方作為原告向人民法院起訴,甲方所獲取的傷殘保險金全額無條件支付給乙方,沖抵乙方根據本協議第一條最終確定的賠償金額,不足部分由甲方補足乙方。

  

  為此,原告認為員工王某某已將保險金請求權轉讓給企業,被告應當按照保險合同約定支付被保險人王某某因工受傷的醫療保險金和殘疾保險金,并直接支付給原告,因雙方未能協商一致,遂訴至X區法院。該案經過充分作工作,原、被告雙方自愿達成調解協議,該案最終以調解方式結案。但對于本案中某實業有限公司能否通過轉讓取得員工王某某在工程項目勞務中受傷獲得團體意外傷害險的索賠請求權,筆者對此認為值得探討。

  

  二、關于對建筑工程施工人員團體意外傷害險的思考

  

  在我國保險行業的人身保險類型中,“團體人身意外傷害保險”一大類是指以機關、團體、企事業單位中身體健康能正常勞動或工作的在職人員為保險對象,當被保險人在保險期內,因意外事故造成傷殘或死亡,由保險人給付保險金的一種人身保險;其投保人是機關、團體或企事業單位,被保險人則是該單位的在職人員;保險費由機關,團體或企事業單位匯總支付。而具體到“建筑工程施工人員團體意外傷害險”(以下簡稱建工險)則是一種由建設工程企業投保的,以在建筑工程施工現場從事管理和作業并與企業建立勞動關系的人員為被保險人的人身意外傷害保險。該保險是人身保險的一種,是建筑法律法規鼓勵建筑企業辦理的商業保險,它不屬交強險一般的代替性責任保險,而是商業補充性保險。

  

  (一)“建工險”在建設領域中強制性投保的溯源

  

  雖然建筑工程施工人員團體意外傷害險本質上屬于一種商業保險,但是1998年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筑法》第四十八條規定:“建筑施工企業必須為從事危險作業的職工辦理意外傷害保險”,該規定在當時我國尚未強制施行工傷保險制度的背景下具有強烈的行政強制色彩。在原建設部2003年制定的《建設部關于加強建筑意外傷害保險工作的指導意見》中規定,要求施工企業投保以實行不記名和不計人數的方式,為施工現場人員辦理建筑意外傷害保險、支付保險費,并在工程項目開工前,辦理完投保手續。雖然2011年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筑法》第四十八條修改為:“建筑施工企業應當依法為職工參加工傷保險繳納工傷保險費。鼓勵企業為從事危險作業的職工辦理意外傷害保險,支付保險費”。但其背景為《工傷保險條例》于2004年1月1日開始施行后,工傷保險制度得以全面施行,在此情況下,建筑工程意外傷害保險已經失去其轉移企業事故風險的作用,也不再是強制性保險,更多的是一種福利;但目前很多地區仍將投保建筑工程施工人員團體意外傷害險作為辦理施工許可證的前置條件。

  

  (二)“建工險”在現實生活中的轉讓背景

  

  在實踐中,不少建筑施工企業發生工程中傷亡事故后,或者為了控制事故的不良影響,或者利用信息不對稱和自己強勢地位,會對務工人員或其家屬進行一次性賠償,并同時要求務工人員或其家屬簽署保險金請求權轉讓協議,將保險金請求權轉讓給建筑施工企業(也是投保人)。由于建筑施工企業為了取得轉讓權利,減少損失,支付的一次性賠償金額往往不會少于保險金,甚至比保險金略高,務工人員或其家屬一般都愿意簽署保險金請求權轉讓協議。雖然表面看來,建筑施工企業支付了一筆高于保險金的賠償款,但是如果其能夠從保險公司獲得保險金,那么其實際承擔的賠償金額是仍遠遠低于單獨按照工傷賠償標準需要自行承擔的賠償金額。當然企業這么操作也存在一定風險,即本文討論的轉讓協議的有效性。

  

  (三)“建工險”的保險金請求權是否可以自由轉讓

  

  雖然《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三)》第十三條規定:“保險事故發生后,受益人將與本次保險事故相對應的全部或者部分保險金請求權轉讓給第三人,當事人主張該轉讓行為有效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但根據合同性質、當事人約定或者法律規定不得轉讓的除外”。但是由于無論《合同法》《保險法》都未明確規定哪些情況不得轉讓,因此對于保險金請求權轉讓是否有效仍然有一定爭議。由此形成不同觀點:

  

  第一種觀點認為基于扶養關系、撫養關系、贍養關系、繼承關系產生的給付請求權和勞動報酬、退休金、養老金、撫恤金、安置費、人壽保險、人身傷害賠償請求權等權利,與人身、身份密切相關,具有專屬性,不宜轉讓。

  

  第二種觀點認為可以轉讓。理由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三)》主要就是針對人身保險的司法解釋,因此在該司法解釋做出上述第十三條的規定,從立法本意而言,最高人民法院應該是認可人身保險的保險金請求權轉讓。

  

  目前司法裁判中對上述問題并未形成統一結論,根據筆者在中國裁判文書網檢索的司法判例,都可以找到支持以上兩種觀點的案例。筆者意見傾向于不輕易允許轉讓,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第三十九條第二款規定:“投保人指定受益人時須經被保險人同意。投保人為與其有勞動關系的勞動者投保人身保險,不得指定被保險人及其近親屬以外的人為受益人”。該規定的立法目的就是為防止部分企業不給勞動者繳納工傷保險,而欲通過購買意外傷害保險的方式逃避其應承擔的責任;雖然有人認為通過轉讓可以使務工人員或家屬更快更省心的獲得賠償款,但是,代理制度就可以幫助很好的解決這一問題,而不是讓受害者讓渡合法權益,即使要讓渡,也必須充分提示并明確說明,否則,極可能刺激企業“獲得額外的不當利益,違反公平原則,引發道德風險”的沖動。

  

  三、結語

  

  通過以上分析,可見“建工險”的保險金請求權在轉讓過程涉及諸多風險,在我國社會保險體制日益完善的情況下,為了切實保障務工人員的合法利益,有必要對該類保險的轉讓進行規范性引導,提醒企業、員工、保險公司各方均對此引起重視,注意采取合理措施(如提供責任保險等)分散和防范風險。

  

  (呂雙江)


編輯:雷穎

宜賓長安網簡介 | 版權聲明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0831-5959083 |

蜀ICP備18018992號-1 宜賓長安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違者必究

地址:四川省宜賓市敘州區敘府路西段14號 郵編:644000

彩票网站 股票行情分析方法 2016股票融资比例 甘肃十一选五 e路配资 球琛比分足球即时比分 股票涨跌怎么算收益 润旺配资 惠配资 2019车小将最新消息 红牡丹配资 投资理财查询 实盘配资 股票融资买入额什么意思 体彩p3 淘股吧十大高手 北京时时彩